中台是什么

中台,在过去两年是个流量顶级词汇,谈什么都得带上中台,干什么都得扯点中台,不说中台,那绝对不是个合格的技术人

但经过了谈中台、建中台、拆中台,潮起潮落,不管是看好,还是贬低;可以看出在技术大词的浪潮里,不管是应激者怕掉队,还是投机者想上位,真正懂它的人不多,或者大多都还停留在以以往经验来判定的新事物

在历史遗忘之际,我来重温一下它

起源

在中台的发展进程中,首先得回到它的起源,至少有两个版本:

一是正史,马云一行,参观了芬兰一家游戏公司supercell,大受震撼,回来就提出了“中台战略”

一是野史,张勇的挟中台以令诸侯

从这两史中至少可以看出一些东西:

  1. 中台是由企业掌舵者提出以及使用的,它不是一个技术人员提出的,甚至说是CTO级别提出的,提出的起源与技术占不上边
  2. 中台的战略地位,不管是愿景实现还是战略落地,都发挥着巨大作用

所以很多技术人不解的地方,为什么谈到中台,需要谈企业战略,需要企业级组织变更,而不仅仅在于研发内部,不是使用的技术多牛,而是因为中台本身就有战略属性

因此在讨论中台时,需要从业务环境,组织结构,人力构成和技术架构各方面统筹考虑,抛开这些单从技术角度,是没有全局视角衡量中台的优劣,也是没有意义的,所以中台得结合企业本身综合情况,而不是技术迁移就能完成的

定义

现在提到中台,一连串的词汇会涌现出现,比如共享、复用、积木化

那么什么才叫中台呢?至少指出者没有给出定义,但它有特性,就是在高速发展环境之下,企业需要具备相应的响应速度去支撑企业运营的需求,而依靠小而灵活的前台团队,频繁而低成本的试错是一种应对此商业环境具有竞争力的模式

“小而灵活”是关键:小意味着人员少,成本低;灵活意味着对外快速响应市场,对内流程敏捷,快速失败

而能支撑这种小而灵活前台团队的系统就称为中台,这是从中台的作用来描述它,经过这几年的发展,有各式各样的定义

我比较认同王健老师的定义:企业级能力复用平台

企业级:

定义了中台的范围。它不是单业务级,是从企业全局出发,考虑多条业务线;一个企业也不是只有一个中台,可以有多个中台。也就是企业与中台的关系是多对多的

企业级这表明了中台不单是技术问题,而是上升到企业架构的问题

能力:

定义了中台主要承载的对象。能力的抽象解释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种类的中台,也解释了为什么每家中台都是不一样的,因为每家企业的核心能力是不一样的

复用:

定义了中台的核心价值,建设中台的过程就是推倒烟囱系统的过程,也是去重复用的过程;“去重”讲的更多是向后看,是技术驱动;“复用”讲的更多是向前看,是业务驱动和用户驱动的

中台需要从“去重”到“复用”的视角转变

“复用”是中台更加关注的目标

“可复用性”和“易复用性”是衡量中台建设好坏的重要指标

“业务响应力”和“业务满意度”是考核中台建设进度的重要标准

平台:

定义了中台的主要形式。区别于传统的应用系统拼凑的方式,通过对于更细粒度能力的识别与平台化沉淀,实现企业能力的柔性复用,更好地支撑前台业务

种类

自从中台概念流行,各个词都与中台组词了,研发中台、技术中台、组织中台、业务中台…只要把以前谈的词语带上中台,就是高大上的

经过过去几年的喧嚣,沉寂。人们对中台品种达成了一定的共识:业务数据双中台

网易副总裁汪源曾在网易云创峰会上提到:“所有中台都是业务中台”。从中台起源出发,的确,中台就是为业务,为企业更好地以更低成本、更高质量、更快响应速度售出产品、换取利润服务的

而数据中台,更多的是大数据时代到来,大势所趋,业务中台是产生数据,数据中台是做数据二次加工,并将结果再服务于业务,为业务进行数据和智能的赋能

创新

这两年,拆中台的声音呼啸而起。尤其以当年带起中台的阿里等一系列巨头,都在拆。人们又开始跟风中台不行了

戏称,我们作业才抄到一半,你说写错了

为什么要拆呢?想那盒马不就是中台成功的典范,但在犀牛制造却提出不拿中台一针一线了,自己从零开始

这其实就是任何软件平台的特性

平台的能力越丰富,上层应用可以利用的越多,去完成某类功能的成本就越低,因而平台能力通常被看作效能下限

应用利用平台能力获得效能,是通过放弃一部分自主性获取,而低自主性就影响创新的可能,所以应用自主度被看作创新上限

“效能下限”与“创新上限”就像翘翘板,产生了哑铃效应,而中台则是追求效能的极致,同时却也降低了创新上限

对于像巨头在中台已经沉淀多年,有了相当应对当前市场的能力,但想要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,创新需求日益剧增,尤其需要颠覆式创新

因此,别人拆的时候,你能拆吗?建中台需要综合考虑,拆中台同样需要考虑

总结

中台曾经的顶级流量热词,不管当初的是应激怕掉队,还是投机想上位,浪潮退去之时,我们才能静下心来思考它是什么,它能干什么

虽然现在已经冷却,但威力不减,提升企业竞争力一把好手,它的出发点不是技术基建,而是寻找更好的组织结构和技术架构,以支持业务的快速增长和发展

朱兴生 wechat
最新文章尽在微信公众号『码农戏码』